境点螺旋

懒癌晚期拖延症,画风突变蛇精病。
爱生活,爱九哥。
珍惜生命,关爱中二少女。

【天街灯市】小月和野男人跑了我不开心


这男的谁,伐开心



偶遇男神嘤嘤嘤


这谁???感觉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





这谁???感觉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×2


这谁???感觉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×3


复哥,别光带妹子谈恋爱,当年教我假轻功的事情我们没完。

再见,长歌。

A之前最后的截图,给世界上最好的职业,长歌。



“我愿加入长歌门,与诸位长歌高士携手并肩,扶正世之风,平奸邪之事。 ”虽然最后好像变成扰乱阵营和谐的中流砥柱...



好大一颗树啊....截图截图截图!


四处浪轻功,并没有淹死过你相信我。


无意中发现的一角,美美哒。


万家灯火同款桥,你值得拥有。


在恩师杨逸飞头上飞一会,我有折仙,你们羡慕不?


可以看见整个长歌门,再见啦。QAQ

记一次和谐友爱的jjc

“我们要是打起来,多丢谢渊的脸啊。”




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

目标是周游十二门派,喵教风景真好




渐渐的变成了风景党,这可糟糕了,师傅会打死我的

[吐槽]魔道祖师中最神奇的cp之我见

最近被姬友安利去看魔道,惊为天人,火速吃了这一口大安利。
事后,我问姬友喜欢谁,她说喜欢辣鸡洋。我很开心,就再问她喜欢晓薛还是薛晓。其实我甚至想了瑶薛or薛瑶,最奇葩不过宋薛,不过我万万没想到,她简直是个阆苑仙葩...
她说喜欢箐薛。
WTF,这TM是啥啊!
她看我一脸懵逼,就说你不觉得阿箐机智又聪明吗?我点头。她又说你不觉得他们很配吗?
我忍不住说那至少应该是薛箐吧,辣鸡洋怎么着也是个修仙的,武力值要高阿箐太多了吧。
姬友摇了摇头,一脸孺子不可教也。她说你要透过现象看本质啊。cp可不是谁武力值高谁就攻,要从性格入手。
她说辣鸡洋看起来很辣鸡,其实就是个没长大的孩子,给块糖就能骗走的那种。
我说这孩子未免也太凶残了...
她让我先听她讲,于是我闭嘴。
她继续说辣鸡洋其实是个弱者。他虽然很辣鸡,但也是有环境的原因,不会爱人也不会爱自己。他某种程度和宫九很像,都是放着不管就一定会朝BE的康庄大道一路狂奔的人。
给无辜躺枪的九妹点蜡...
她继续说阿箐其实是个强者。阿箐心思缜密有勇有谋,无论面对多么艰难的困境都没放弃,这种人很难得。而且阿箐也不会太在意所谓正邪之分,其实和辣鸡洋挺合适的。
她最后表示这一对可以有。宠溺攻×作死受,有种微妙的沈王感,领会精神。
...还能不能放过古龙了。
就是吐槽一下,姬友简直阆苑仙葩。对这对cp我只能说两个字,求粮!

[陆小凤][西门吹雪×宫九]当武侠遭遇ABO(五)

酷爱上车!

孕妇前三个月不要做剧烈运动——来自度娘。

不过是ABO设定,而且九哥会武功,所以应该没问题?

部分采用ABO二设。


张嘴吃肉

[陆小凤][西门吹雪×宫九]当武侠遭遇ABO(四)

长安。
长安是个很美的地方,繁华又古雅。陆小凤是一个会享受的人,他不仅享受生活,而且享受雅致。这样美丽的古都,他惯常是一定会去好好享受的,可他现在却没有心情。
沙曼失踪了。
在那惊涛峭壁之上的木屋,死去的小玉只留下了七个字——老实和尚不老实。而陆小凤在灯下木桌上发现了用指力深深刻着的字——宫九。于是,陆小凤来到长安。
这是一座华美的大宅。廊腰曼回,檐牙高啄。陆小凤面对着三间门,踌躇。
老实和尚笑道: “我可以告诉你其中两间住着的人的名字。”
陆小凤道:“是谁?”
老实和尚道:“一间住着的是宫九,另一间是沙曼。”
陆小凤道:“另一间呢?”
老实和尚道:“我不能说,不过我可以给你个提示。”
陆小凤道:“哦?”
老实和尚道:“也许你会不明不白的死掉,或者你会很快乐。”
老实和尚又道:“附近装了九九八十一筒暴雨梨花针,所以你最好不要发出声音。”
无法发声,那么看呢?三扇门一模一样。
无法发声,那么听呢?三扇门寂静无声。
陆小凤只是看着门,陆小凤只能看着门。但他虽然看着门,思考却早已不在门上。
能使陆小凤快乐的人很多,但能使陆小凤很快乐的人却很少;能打伤陆小凤的人很少,能使陆小凤不明不白的死去的人就更少了。
无法发声,那么闻呢?
陆小凤趴在他正对的那个门上,闭上了眼。忽然,一缕熟悉的气息划过。这气息如雪峰上的古松一般孤高出尘——是西门吹雪!
陆小凤的脸上发出了光。他带着喜悦的笑容推开了门,可突然他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。
而宫九笑了。
陆小凤喃喃道:“怎么...怎么会是你?”
宫九笑道:“怎么不会是我?”
宫九起身,走到陆小凤身旁,那熟悉的气息就萦绕在陆小凤的鼻尖。
宫九道:“是因为这个?”宫九特意将衣领松了松,甚至将雪白的颈子送了过去,好像生怕陆小凤闻不到一样。
宫九道:“很好奇?”
陆小凤道:“好奇。”
宫九道:“标记,你知道。”
陆小凤道:“已经十天了。”暂时标记不可能持续这么久。
宫九笑道:“永久的。”
陆小凤愕然。
宫九又道:“真可惜。”
陆小凤道:“可惜?”
宫九道:“你只能和这个世界说两个字了。”
陆小凤道:“两个字?”
宫九叹道:“再见。”
宫九一抬手,门外有五十只火把亮起。
宫九道:“这叫四个字。”
陆小凤道:“哪四个字?”
宫九道:“入地难遁。”
宫九说完,又一击掌。
火把。又是五十只火把亮起。不过不是亮在地上。
是亮在屋瓴上。
宫九道:“这又叫四个字。”
陆小凤道:“哪四个字?”
宫九道:“插翅难飞。”
陆小凤叹道:“我可以问一个问题吗?”
宫九笑道:“我对死人一向慷慨。”
陆小凤道:“你知道鹰眼老七的遗言。”
宫九道:“我知。”
陆小凤道:“宫九太...?”
宫九笑道:“太平王世子。”
陆小凤惊讶。但他忽然又奇怪起来,他发现今晚宫九的心情似乎特别好。
陆小凤试探道:“你很开心?”
宫九道:“的确。”
宫九忽然看了看陆小凤,又笑道:“放心,哪怕我再开心,我也绝对不会对你掉以轻心的。事实上,我会用尽一切方法令你的意志薄弱起来。这是致胜的法子。”
陆小凤深深地看着宫九,叹了口气。陆小凤着实是敬佩宫九。
曙光,已然乍露。
陆小凤与宫九对立于庭院中。
宫九忽然道:“你说人生中有道义、仁爱、良心。”
陆小凤道:“是。”
宫九道:“若你的恩人因你而死,可是违背良心?”宫九拿出了一支发簪,是小玉的。
陆小凤不语。
宫九道:“若你的朋友因你而死,可是违背道义?”宫九一挥手,一个熟悉的人影出现。
陆小凤失声道:“花满楼!”
宫九道:“若你的爱人因你而死,可是违背仁爱?”宫九一拍手,那婀娜的倩影出现。
陆小凤怔怔的望着她,是沙曼。
宫九叹道:“你将要失去人生中最重要的东西,即使这样,你也要坚持你的选择?”
“他不会失去。”
一个白衣人掠过火把,立在了二人之间。
西门吹雪再次道:“他不会失去,失去的是你。”
宫九冷笑道:“何以见得?”
西门吹雪的表情有些奇妙,这在他身上可不多见。
西门吹雪缓缓道:“我去了太平王府。”
宫九道:“所以?”
西门吹雪一字一顿道:“前太平王妃是自杀。”
宫九的脸色忽然变得煞白,他的身形居然摇摇欲坠起来!宫九的气息徒然变得狂暴又危险,就像是滔天的巨浪一样拍岸而来。
宫九冷道:“我凭什么......”话还未说完就变故突生,宫九苍白的脸变得惨白,他捂住小腹,仿佛正承受着巨大的痛苦。片刻后,他竟晕了过去!